达里湖的秋色醉游人

逍遥居士


天儿凉了,草儿黄了,枫叶也红了;油菜花落了,鸿雁走了,瓜果也熟了;轮回的岁月,更迭的四季,总是给你带来不同的色彩与风景,愉悦着人们的心境。秋天,我与你拥抱

微信图片_20181026195652.jpg

酿一坛老酒,与红叶举樽,让心身醉在达里湖的秋色里,在朦胧中慰藉这喧嚣的风尘;取几捧斑驳的月影,与吴刚对饮,不醉不归,于酒香中话前世今生的缘分。都说秋色如水,是因那份薄凉所致;都说秋声似歌,是那寒蝉的浅唱低吟;都说秋叶如花,是那赤橙蓝绿紫的芳菲。你不来,秋色何以绚丽;我不老,只因秋景陶醉了光阴。

微信图片_20181026195656.jpg

是谁清浅了流年,是谁把这秋色泼染。红尘一隅,看落叶飘零;醉意人生,览秋色渐浓。诗人曰:“最是秋风管闲事,红他枫叶白人头。”  在古人看来,没有这恼人的秋风,树叶也就不会飘落,没有这秋天的霜露,野花也许不会凋零。如此,诗人才会吟出“一声枯叶一声秋,一点芭蕉一点愁”了。

微信图片_20181026195659.jpg

“夜雨做成秋,恰上心头。” 而我喜欢秋天,喜欢这色彩斑斓的秋天。 拾起一片秋叶,就看到了满目秋色;沐浴一缕秋风,就感受了无边的秋韵;掬一捧秋水,就看到了一个秋天。秋,是喜人的,能给人带来累累硕果;秋,是迷人的,能给人带来景色万千;秋,是醉人的,能给人带来欢乐的笑脸。秋,才是人间最美的季节,是孤独寂寞时的陪伴。

微信图片_20181026195703.jpg

几天来, 陪着山东的客人赏达里湖的秋色、石林的秋韵、白音敖包的秋月。尤其是夕阳下的达里湖,别有一番风景。那一望无垠已呈金黄的芦苇荡,那芦苇荡里欢跳着的小鹿,那呈现各种不同色彩的灌木丛,那湖面起落不定的天鹅与鸿雁,还有秋日的达里湖晚霞......让客人目不暇接,大呼人间仙境,犹如置身于天堂一般,人人都惊诧于此景的美丽了。远望,蜿蜒曲折幽长的栈道,隐没在各色的灌木和摇荡的芦苇丛里,簇拥着曲径通幽,直达湖边。远近高低错落,样式各异的观景棚,在这北方的芦苇荡里,胜似天上的金銮殿,人间的颐和园。客人流连驻足,醉梦迷离的神态,让我感觉到他们内心的那种惬意,那种满足。恨光阴逝早,怨夕阳不恋,愁此景不长,想天上人间,就让这达里湖的秋色永驻游人的心田吧!

微信图片_20181026195706.jpg

真想,掬一捧湖水,洒向天边,变成七色的彩虹;真想,扯一缕月色,铺在湖面,做成我醉卧的地毯。这秋色,温暖着心境,愉悦了心情,这秋风,吹动着脚步轻盈,这阳光,格外的温柔。天,蓝的透明,云,飘的幽静,湖水,绿的迷人......几天后,这样的景色就要消失了,望着眼前稍纵即逝的美景,让我若有所思,大自然和人具有相似之处,到了一定的时间,色彩就会褪去,终究会落叶飘零,枯枝摇曳,萧条凄凉。而人也具有同样的属性,正如友人所说的那样,不是交往久了变了,而是时间长了面具掉了,露出真实的嘴脸,还原了本来的面目。树叶落了,明年还会再绿,可人的面具一旦掉了,就再也回复不了了。哦,我终于明白古人之所以悲秋的缘由了,他们不是感叹秋天的薄凉,而是怨人情冷漠,叹世间无常,因而用文字借此抒发自己的情感而已。

微信图片_20181026195710.jpg

纳兰曰:“人生若是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。” 李群玉曰:“年年羞见菊花开,十度悲秋上楚台。” 杨巨源曰:“梁王旧客皆能赋,今日因何独怨秋。” 他们都有各自对秋的悲怨情境。我倒是对秋有另外一种感怀:何为区区怨凡尘,秋色离离暖君心。逍遥踏遍桃花地,洒脱人生勿深沉。此刻,站在被秋色染遍的曼陀山上,遥望这无垠的达里湖,油然而生一番感慨:湖光横窗半掩门,秋色染柳动心扉。寂寥亭榭披烟雨,闲愁楼阁抚瑶琴。草原方有风情月,何须迢迢觅知音。回眸不瞥他山景,携来夕霞度良辰。

微信图片_20181026195714.jpg

“醉翁之意不在酒,在乎山水之间也。”  欧阳修此语也许就是特意对达里湖美景的真实描述,而不是人们所联想的那种“歪意”和引申之语,他内心真的被山水的美色陶醉了。你看,达里湖南岸的曼陀山,已经把秋天倒映在湖里,在涟漪中荡漾。被秋色簇拥着曾经忽必烈册封动物所神化成的石头,栩栩如生。这神的传说,这有动有静的画面,真的让曼陀山神秘又神奇了。看那“鳄鱼思过”、“双龟晾背”、“八戒问天”、“狗熊酣睡”,让人忍俊不禁,再看那“天鹅梳羽”、“海龟奔海”、“金蟾跳跃”、“海豹恩爱”,让游人流连忘返。还有那曼陀大佛,也许这是真实的传说,俗话说,不巧不成书,就在今年的夏季,偶然拍达里湖晚霞时拍到的画面,让我百思不得其解,似乎真的相信却有其事了,在此图片中,你会寻找到什么叫惊异了。

微信图片_20181026195718.jpg

秋色可餐,揉碎的月光里,婆娑着疏影阑珊,落叶的心怀,承载了大自然的春天,携着一片凄楚,飘洒于原野山川。窗外,秋风拽着枫叶,枫叶带着离愁,随着鸿雁一起渐行渐远了。走了,无须说再见,只等着邂逅的那一天。风花雪月的浪漫,俗世红尘的冷暖,世外桃源的悠闲,缘来缘去的恩怨........终归像这落叶一般,随风飘散。

微信图片_20181026195725.jpg

作者简介 :

于凤军,笔名:逍遥居士。宁夏西吉作家协会会员,赤峰市诗词学会会员。常用文字抒发情感,以诗歌诠释人生。文章散见于《草原》 ,《鸭绿江》,《诗刊》,《中国诗歌报》,《赤峰诗词》,《今日头条》,《赤峰文学艺术》,《散文网》,《中国诗歌网》,《九九文章网》等报刊,杂志和网络平台。


达里湖鱼直销处
 
 
商务预定